当前位置 | 首页 >> 松江区增强法律意识 改正驾驶陋习

松江区增强法律意识 改正驾驶陋习

2018/7/11 13:23:45 来源:松江报 作者:薛亮亮 选稿:邢晓娟

  去年区人民法院受理涉道路交通行政处罚类行政诉讼案件25件,占全年行政诉讼案件的3%;今年至今受理量为16件,占行政诉讼案件的8%。此类案件数量居高不下,且相当一部分以原告败诉或撤诉告终。法官认为,究其原因,往往是市民对道路交通安全法律、法规的认知不足,或是驾驶员的驾驶陋习所致。

  上道路行驶浏览电子设备

  手机、ipad等电子设备的日渐普及,孕育了大量驾车“低头族”和“蜗牛族”。红灯已变成绿灯多时,前方等候的车辆却迟迟未开动,原因往往就是驾驶人正在浏览手机,未能注意交通信号灯变化;车辆在车道上行驶异常缓慢,影响整条车道的正常通行,可能就是因为驾驶人正在接听或查看手机。

  去年12月14日9时21分许,市民李某驾车至阔街进长桥街西约30米处时,遇前车靠边停车下客,遂在停车等候期间拿起手机浏览信息。待前车驶离出一段距离后,李某仍未开车。此举恰被路过的交警看到,对李某盘查时,其辩称,当时在停车等候而非驾驶过程中,只是听到手机响低头查看了一下,并没有浏览。交警部门未采纳这一申辩意见,认为车辆一旦上道路行驶,不论是遇红灯暂停等候,还是前方道路拥堵缓慢通行,都属于“上道路行驶”,机动车驾驶人拨打接听手持电话、浏览手机或ipad等电子设备均对安全驾驶有所妨碍。最终,交警对李某作出记2分、罚款200元的处罚。李某不服,起诉至法院,法院经审理后认为交警部门的行政处罚决定合法,判决驳回了李某的诉讼请求。

  高速公路收费口广场停车

  约上三五好友来个短途自驾游,为便于集合一道出发,在进高速公路收费站后靠右侧停车等候,既显眼又方便;长途驾驶突感疲劳,又错过了服务区,就在出高速公路收费口后在外广场靠边停车稍作休息。其实,以上行为都属于违法行为。

  去年4月19日13时52分许,市民程某驾车通过G60高速公路通过收费口后,将车靠右停在收费站内广场,并在车内睡觉。交警发现后,认定程某实施了“驾驶机动车在高速公路行车道上停车”的违法行为,对他作出记6分、罚款200元的处罚。程某不服,认为收费广场并非行车道,且未设置禁止停车标志,起诉至法院要求撤销行政处罚决定。对此,交警部门认为,关于高速公路全路段除了紧急情况时可在应急车道停车外,均不得停车;高速公路收费站的收费广场也属行车道,严禁停车,且该处是车辆进出收费口的必经区域,车流较为密集,易引发交通事故。另外,禁止停车标志并不是判断能否在道路上停车的必要条件,高速公路因其“高速”的特点,尤其强调严禁在车道内停车、倒车、逆行、穿越中央分隔带掉头等行为。最终,经法院释法说理,程某自愿撤回了起诉。

  占用非机动车道违法超车

  上下班高峰时段或遇交通拥堵路段,性子急的驾驶人往往为了图一时之“快”,占用非机动车道等进行超车。这样的行为也属于违法。

  去年9月28日7时38分许,市民孙某驾车行驶至银都西路申南四路西约5米时,因前方拥堵行驶缓慢,于是从非机动车道加速行驶一段距离后,再变道至机动车道进行超车,被监控设备抓拍。交警部门认定孙某实施了“遇前方机动车缓慢行驶时借道超车”的违法行为,对其作出记2分、罚款200元的处罚。孙某不服,认为距该路口20米左右的两车道间并无白色实线,未分割机动车道与非机动车道,因此不构成借道超车,起诉至法院要求撤销行政处罚决定。但从路口监控抓拍照片及原告自己提供的现场照片看,机动车道与非机动车道之间有明显的白实线分割,原告所称距路口20米处无白实线是因为有黄色禁停线,且原告借非机动车道超车时,该车道上的非机动车流量较高,存在极大的交通事故隐患。最终,法院判决驳回了原告的诉讼请求。

  非机动车未上牌上路行驶

  按照本市有关规定应当注册登记的非机动车及其他通行工具,应当经公安机关注册登记,取得车辆号牌、行驶证或者行车执照等登记凭证后方可上道路行驶。驾驶无牌无证的非机动车或者禁止通行的非机动车上道路行驶的,由公安机关交通管理部门处50元以上200元以下罚款。值得提醒的是,应当登记上牌的新购车辆,驾驶人可以持购车凭证在购车后15日内临时通行,在交警部门进行查处时,驾驶人应当提供相关的购车凭证。

  去年11月23日10时29分许,市民王某驾驶未经注册登记的电动自行车上道路行驶,被交警在九泾路涞坊路南约200米处查获,因拒绝接受罚款处罚,交警采取了扣留电动自行车的行政强制措施,并要求王某持购车凭证至交警部门接受处理。后交警部门对王某作出罚款200元的行政处罚决定。王某不服,提供了一份事发当日的购车发票,称电动自行车是当日购买的,未来得及上牌,起诉至法院要求撤销上述处罚决定。经审理,王某在被查获时以及至交警部门处理时均未提出电动自行车是新购车辆,且为王某开具发票的店主证明王某并未在其店内购买过电动自行车,只是为了处理违法帮他补开了一张发票。最终,法院判决驳回了原告的诉讼请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