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 首页 >> 长宁这个老洋房里如何化解“72家房客”之困?

长宁这个老洋房里如何化解“72家房客”之困?

2020/1/13 15:01:49 来源:上海长宁 选稿:黄雪婷

  随着时代变迁,老洋房的权属关系复杂,设施陈旧老化,住户结构多元。长宁区愚园路上的岐山村75栋历史建筑中,住着405户家庭,住户最多的一幢有21户人家。除40%的原住民外,还有老外、城市务工者等租户。一边浸润着历史的文化底蕴,一边上演着阁楼里的方寸之争,这使得老洋房社区成为社区治理的难中之难。

  而就是这样一个治理难点,在最近一年里经历了由内而外的脱胎之变,探索出一个居民自发、多方支持、资金可持续的微更新模式。

  

  要“面子”,更要“里子”

  岐山村的微更新是愚园路改造的一个延续。近五年来,长宁区对愚园路及周边街区进行了持续打造。从街区开始,外面这条街的整治更新,慢慢到了社区里面的更新,再深化到街区里面的小景、小公共空间的更新。

  而这场由外向内延伸的更新,到了弄堂这一肌理环节,却没有想象中那么顺畅。

  2018年,岐山村15栋老洋房外立面被修缮一新,架空弱电线全部入地,弄堂外观焕然一新。然而,居民对政府买单的这一惠民措施却不怎么买账。

  

  “居民对外表的涂脂抹粉不太感兴趣,他们更在意的是里子的实惠。”岐山村居民区书记朱卫红说,外立面修得漂亮了,那是给外人看的,可生活的“里子”依然没变。虽说是地处中心地段的老洋房,可十多户人家合用三四个灶台,甚至更少;没有晾晒空间,晒个被子也不方便;硬件设施老化,甚至还有白蚁……

  改造没有入户,老洋房要换“内胆”!这是居民的共同呼声。

  事实上,岐山村居民对更换“内胆”并不陌生,小修小补的改造一直都有,但总是阻滞不前,不够彻底。听说又要换“内胆”,有居民说风凉话:“又是一阵风的事吧!”

  这次,他们想错了。

  

  老洋房内部改造试点引进了大鱼社区营造专业团队。大鱼营造做的第一件事并非“设计”,而是和居委会、弄长一起举办“吐槽大会”。

  岐山村多年老住户霍白被选为“弄长”。“岐山村属于使用权房,不存在业委会,我们就推行‘弄长制’,我这个弄长和楼组长、社区骨干、社区民警、小区物业经理等组成这个民意收集站,成为居民与居委会沟通的桥梁。”

  吐槽大会上,大家梳理出了老洋房排名前十的“痛点”,并形成一份内部公共空间的问题清单。

  在大鱼营造合伙人何嘉看来,老洋房内部公共空间改造的困境是系统性困境,而改造方案不仅需要保障居民的私人利益,更需要帮助公共空间重新建立“共享”的观念,让居民走出“什么都是政府出钱”的依赖思维局限,打破“占有”的边界,激活“使用”的权利。

  “有诚意的沟通才是解决问题的基础,我们要寻找岐山村内部公共空间更新的原生动力。”何嘉说,所有利益相关的居民都应参与到改造中来,和身边邻居一起商议改造的议题,共同思考解决方式。

  近半年的反复沟通协商,老洋房内部改造项目开始一项项落地。嘉春建设作为共建方加入,针对厨房共用、油烟外排等需求设计了模块化的产品,设计了共用排烟道,将灶台上盖改造成能互相利用的置物台,安装了能搬运物品到天台的升降滑轮……

  “鸿门宴”开成了“家宴”老洋房的更新改造过程里,弄堂“议事会”频频上场。

  岐山村3栋历史建筑中,岐山村48号是自住率最高的一栋建筑,改造意愿也最强烈。建设方利用原有老洋房的烟道为每一户住户都增加了油烟机的功能,还设计了一个“共享灶台”。

  不过,为了公共灶台的10厘米,有两家人寸步不让。48号楼是典型的“72家房客”,房产证照显示,48号由12户居民共同所有。如果有一户不满意,那么,“共享灶台”可能就会搁浅。弄长霍白邀请这两户人家以及相关居民来议事会协商。

  

  最初是剑拔弩张的鸿门宴

  一开始居民还有点不情愿,这就像赴“鸿门宴”。议事会现场“杀气腾腾”:两户家庭相对而坐,利益面前互不相让,说到激动处,差点要拍桌子。几个小时的沟通后,凝重的空气变得缓和起来,双方的“铠甲”也开始软化,各自退一步,海阔天空。谈妥这桩事后,几家人开心地一起聚餐庆祝。

  

  后来变成了家宴

  “原来是场剑拔弩张的鸿门宴,没想到,开成了其乐融融的家宴。”霍白感慨。

  48号小花园的改造也是议事会听取“最大公约数”的果实。改造一开始颇受居民欢迎,去除了27年的违法搭建,恢复小花园功能,成了居民散步、健身的好去处,可是烦扰也接踵而至。随着参加活动的人越来越多,大声喧哗、宠物粪便等问题让一些居民很不爽,要求关闭小花园。

  

  小花园为12户居民共同所有,针对这一矛盾,12户居民相约议事会,根据议事规则,大家将各自诉求和盘托出,一起制订了小花园使用文明公约,为小花园各项事务找到了相关责任人。由居委会加强管理,杜绝各类扰民现象,由居民区绿植养护自治小组负责养护花园绿化。皆大欢喜。

  岐山村到宏业花园的连接点通道也是一个双赢的“梗”。得知要改造这个通道,人人叫好,却响起了两种截然不同的声音。有人呼吁通行便利的需求,要求彻底打通,好让自行车、助动车都能进来;有人出于安全考虑,坚决要求只能行人通行。

  针尖对麦芒,怎么办?参与微更新的“社趣更馨”服务社会同居委会、弄长召开了多次议事会,大家努力寻找平衡点,最终形成细化打通方案。

  

  弄堂议事会

  这条通道打通之后,岐山村的居民可以方便地到宏业花园买早点,而宏业花园的居民也能就近去活动室参加文体活动,大家坦言,“通道的一扇门打通了居民的隔阂之门”。

  “通过有诚意的对话,居民们化被动为主动,参与到实际的事务中来,参与热情的背后,是关于权责的再探讨,是社会治理共同体的再构建。”江苏路街道办事处主任沈昕说。

  这背后是角色的微妙变化:居民的角色从被动接受的“受惠方”变成了主动参与改造的“发起方”;政府从大包大揽的“出资方”,变成鼓励更加自发主动参与、鼓励社会多方力量共商共赢的“支持方”。

  也是在这样的沟通氛围中,各种社会资源纷至沓来。愚园文化公司提出将原先承接的愚园路“一体化管理”向岐山村和宏业花园两条弄堂内延伸,为弄堂提供物业服务,原先弄堂内保安脱岗、清扫不及时、停车无序等问题得到了解决,弄堂环境得到了根本改观。

  保留浓浓烟火气,又不失格调“这里有着上海滩最宽、最深的弄堂,‘弄堂深深’说的就是岐山村。”每每有访客慕名而来,霍白就带着居民为他们讲岐山村的故事。

  据了解,“岐山村”的弄名来源于周武王发祥于岐山。位于愚园路上的岐山村,住过新中国导弹之父钱学森、文学名家施蛰存、爱国将领杜重远等名人,常有国内外访客慕名而来。

  

  “以前在岐山村,你是听不到麻将声的,大家都在弹钢琴、拉小提琴看书,我小时候就到施蛰存老先生家借过书。”

  如今,原住民搬走了大半,岐山村是否还保持着“书声琅琅、琴声悠扬”的古韵?

  “民风还在。”霍白说,这些年来,岐山村的风华合唱团、凤鸣岐山读书会一直在传承壮大,在整个长宁都很出名。

  

  不过,随着住户结构日趋多元,弄堂里也常常乱入各种不文明镜头。夏日里打盆水当街赤膊洗澡,走廊间随意拉根粗绳晾晒腊肉和衣裤。

  怎么办?朱卫红说,每当合唱团演出时,会向居住在此的外来务工者发出邀请,请他们一起来听演唱会、观话剧。放了假召集小朋友,给他们讲钱学森、杜重远的故事。

  耳濡目染中,弄堂风气向好。种花达人把自己的院落弄得姹紫嫣红,每到游客进来,他就热心地介绍这个花园街角。居民们也挺骄傲,“我们岐山村没有一个人装地锁的,为什么?就跟氛围有关系。”

  

  另一方面,这轮改造螺蛳壳里做道场,为居民们打造了各种有温度的小设计:门卫室改造成了家门口的艺术客堂间,增加了共享工具箱和便民寄放菜篮,废弃的花坛改造成了公共晾晒场,弄堂里还增添了益智健身点。

  作为现场管理(OSM)社工督导试点,岐山村居委会还主动压缩了办公场地,从 100平方米缩小到不足40平方米,腾出更多空间开放给居民。弄堂的公共空间少,愚园公共市集内3家商户开辟了“长者餐桌”,为社区老人就餐提供优惠。

  

  

  故事商店

  在进入岐山村的弄堂口,几平方米的小房间开出了一个浓浓情怀的“故事商店”,短短三个月时间就收集到数千条关于愚园路的故事,读着这些鲜活的感人故事,岐山村里有温度的历史脉络变得清晰起来。

  越来越多的社区居民走出家门,为社区发展建言献策,积极认领社区事务。大家都有了一种主人的意识——“我得为这个弄堂做点什么!”。以前的原住民们相约回来看看,不由赞叹:岐山村又恢复了儿时的烟火气,又不失格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