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 首页 >> 杨浦大学路街区与它的100位“守门人”

杨浦大学路街区与它的100位“守门人”

2020/3/25 13:25:35 来源:上观新闻 作者:黄尖尖 选稿:韩聪聪

  大学路与国定一小区,老小区与年轻的创业街,地理上处在同一个街区,曾因一扇“睦邻门”而为人所熟知。如今因疫情缘故,曾经沟通彼此的“睦邻门”一度关闭,从大学路走到国定一小区需要绕道走15分钟的路程,但这并没有阻隔住门内外人们的脚步。疫情初期,许多年轻创业者、艺术家们第一次走进社区,义务当起“守门员”;如今伴随着大学路复工复市,又有不少社区居民主动走出家门,为街区商务楼和店铺义务守门。

图片说明:睦邻门与国定一小区。

  创业者:看似简单的几个动作并非易事

  黎明是腾讯孵化器的负责人,2016年初腾讯众创空间在杨浦创立的第一个基地就与国定一小区比邻。“当时还没有睦邻门,每天在楼上看到这个小区,但从来没有进去过,国定一对我来说是个既熟悉又陌生的地方。”后来,众创空间便搬到了别处。

  今年2月初,众创空间复工以后,黎明劝阻了很多创业者在家办公,白天在办公室的工作相对轻松。“我和同事了解到最近大学路周边社区外来人口很多,社区的防控工作压力很大,社区志愿者每天连轴转不堪负重。”

  2月10日,五角场街道志愿者服务中心发出了志愿者招募令,当天就收到了100多名志愿者报名,不少是来自五角场新联会的新阶层人士。黎明是新联会的成员,联合会里有民企、社会组织、新媒体、外企的从业者,来自各行各业的新新人类,不少人都在群里报名加入社区志愿者的行列。

  黎明第一时间选择了国定一小区。他的工作是负责在入口测体温,检查出入证,对访客做临时记录。“这些工作看似简单,但是一天下来持续在做这个事情,同时要面对各种各样的人,并非易事。而我们只是值班一天,社区工作者还要日复一日地坚守下去。”

图片说明:黎明在小区守门。

  这是他第一次参加社区工作,最让他印象深刻的是疫情之下,老小区邻里之间互相理解照顾的关系。“快递送不进去,居民要到小区门口来拿,水和米很重,一些年龄大的居民拿不动,保安人员热心地帮他们送回去。有的居民频繁进出,可能只是刚出去并没有接触什么,进门依然要测体温和做登记,但大家都没有厌烦和不理解,执行人和被执行人都能站在对方的角度考虑。”所有人都戴着口罩,但是他总能感受到口罩后的微笑和善意。

  画家:放下画笔,拿起测温枪

  在小区门口拿着测温枪的手,本是一双画家的手。徐然书是一名画家,中国美术家协会会员。测体温,查阅出入证,看上去好像比较轻松,但对他来说并非如此。“只有亲身经历过,才知道这比想象的要复杂得多。”

  每天早晚高峰期,小区门口同一时间段会有很多人进出,查阅出入证和测体温要同时进行。“人一多我就会有点来不及,有时候测了体温就忘记登记,居民左一个右一个都等在那里,我就更着急了,有的人配合,有的人会有点反感,跟人打交道并非轻松活儿……”

  作为一名自由职业者,徐然书平时大多数时间都在位于五角场的工作室里作画,或者给学生上课。“如果不是这次疫情,我平时很少接触这么多人。”然而就在这个非常时期,他走出了自己的工作室,来到社区当志愿者。

  光测体温这个简单的动作,就让他琢磨了很久。“测温枪离被测居民多远,这个距离感很难把握,近了人家会不舒服,我也会不舒服。”为了彼此的安全,要保持好距离,同时要保持手卫生,在现场的时候他总是会考虑很多。

  国定一居民区陈书记告诉记者,“当时正是疫情最严重的时候,志愿者每天拿着测温枪,接触这么多人,不免有些担心。”但很多年轻人都说:“我不怕,我来!”这让她很感动。大部分志愿者都是白天在五角场上班,下班了就过来“顶岗”。

  社区工作让徐然书亲身感受到了防疫工作的艰辛,回去以后,他以拼贴的方式创作了画作《2020时代英雄》。画面中间是一个逆行者的医生形象,周边由许多最近一段时间新闻里的抗疫画面和医护人员形象拼贴而成。“画面有两层,第一层是我打印出的许多抗疫照片,中间的人物我用丙烯颜料涂画,表达的是逆行者守护着绝大部分人的生命安全。”

图片说明:徐然书和他的画作《2020时代英雄》。

  作品用时两天才完成,在社交媒体上发布后,当晚就收到了大量转发,这让他也很意外。“我们不是医护人员,我们大多数人都只是在自己的位置上,为疫情做一些力所能及的事情。”

  普通居民:走出家门守街区,没休息过一天

  进入3月,大学路上的店铺和办公楼开始复工,短短700米的开放式街区,共有沿街楼栋39幢,384户商住两用房,如何守住这些进出口的问题摆在了五角场街道的工作人员面前。五角场志愿者服务中心再次面向全社会发布了招募令,而这一次,许多社区居民自发走出家门,到街区来当志愿者。

  走在大学路上,每隔十几米就看到一个用彩条围住的区域,包围的区域涵盖附近两三家店面或者商务楼宇入口,进口处设一个检查岗,由一名志愿者把守。

图片说明:大学路上的值守点。

  在一家糖水铺前,记者遇到了傅继栋。他是上海图书有限公司的一名职员,家住杨浦的他趁着公司复工前的时间,每天到大学路值守9个小时。“从2月17日到现在,一日不缺,大学路上13个点位,我基本都轮过一遍了。”

  每一位进入店铺消费或者到旁边大学路52、56号大楼上班的人,都要先经过检查岗,出示员工证或住户证,并测量体温,检查随申码和行程码。“刚开始的时候,这一套流程没有理顺,忙得手忙脚乱。现在和居民都熟悉了,进出都会打招呼、交流两句,觉得很开心。”值守的时间长了,哪些是员工,哪些是家属来送饭的,他都认得,居民也十分配合。

图片说明:傅继栋正在给居民测体温。

  双休日的时候,街道给傅继栋安排了一天轮休,结果他又跑到了另外一个点位上“顶岗”。每到中午时分,出入口人来人往,他一直站着忙得团团转,等到没人的时候,他才四处走动一下,和商家说说话。“风险肯定是有的,但家里人特别支持我,这个时候,家里能有人走出来为社区做点事,很有意义。”

  社工:烘焙直播间,为一线送饼干

  金晓萍是上海杨浦区缘聚青年社工师事务所的理事长,在疫情蔓延初始,她一家三口主动请缨,加入社区志愿者队伍,坚持在大学路上的小区和商务楼宇道口值守。如今,金晓萍所在的“缘聚”社工团队承包了大学路280号点位每日的值守工作。

  值守之余,团队还现场做起“烘焙直播间”,利用微信公众号、微博、B站、抖音等互联网平台,在线上直播烘焙课堂。团队里的一位高级点心师掌厨,金晓萍的女儿当直播主持人,每次持续两个小时的直播收到了很多粉丝关注。“除了教烘焙以外,更是让宅在家里的居民看到一线志愿者的工作经历。他们在弹幕上发表了很多对一线工作者的留言和祝福,我们就把观众寄语写在了饼干和点心上,送到大学路上的防疫志愿者和在杨浦抗疫一线的白衣天使手中。”

图片说明:烘焙直播。

  在大学路上值守的这段时间,最让金晓萍感动的是这些来自各行各业的志愿者们。“这里面有的是企业高管,有的是还没开学的大学生,有的是曾经受到过帮助的小区居民……大家全都是自发出来的,没有任何人要求你去做。”在这些街区“守门人”当中,有一位天天穿高跟鞋、衣着精致的女志愿者,后来才知她是国定一小区一家棋牌室的老板娘,疫情期间店关闭了,她就出来当志愿者。

图片说明:饼干送到一线工作者手上。

  “作为一个社会工作者,我一直在思考如何发动更多人参加公益,承担社会责任。”疫情之中志愿者的精神让金晓萍备受触动,“在这场没有硝烟的‘战役’中,每一个人都尽可能地出一份力、尽一份心,守护着共同的家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