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 首页 >> 稿件
2011.05.24

上海社区文化活动中心建设“十二五”更上层楼

2011年5月24日

每天,平均有2100多人次光顾临汾社区文化活动中心。2楼茶艺室,馨悦茶艺社33位社员到齐了,有的泡茶,有的练书法,有的弹古筝。茶艺社由一位退休茶专家发起,活动中心免费提供80平方米场地。社员庞继华考出茶艺证书后,又拉着媳妇来学。

“十一五”期间,上海大力推进以社区文化活动中心为重点的公共文化设施网络建设,至2010年底,投入近50亿元,建成203家规范化、标准化的社区文化活动中心,村(居委)综合文化活动室5245个,基本实现“十一五”提出的打造“15分钟公共文化服务圈”目标。

舍得拿出“宝地”给文化

早在上世纪八十年代,上海98%的街道、乡镇就建立了文化站,但设施陈旧,门庭日渐冷落。2004年起,通过新建、改扩建、置换,全新的社区文化活动中心建设拉开序幕。各级政府舍得投入,让中心离市民家门口近一些、再近一些。

以位于灵石路745号的彭浦镇社区文化中心为例,地块估值2亿元,有不少投资商觊觎。在规划审核时,商业用途最终被一票否决。市、区、镇三级政府投资8000万元,建成11668平方米的社区文化活动中心。

“我们中心这块地含金量很高!”北站街道社区文化活动中心主任丁雄俊介绍,这里原是一座校舍楼,政府通过产权置换把它转拨给街道,又投入1600万元建设费用。

宝山社区文化活动中心地块,则是政府不惜重金从企业手里购置。家住安庆路的李老伯回忆,过去街坊娱乐,只能在马路边对弈、过道内唱戏,常引发扰民争端,自从家门口的社区文化活动中心建成,“马路搏杀”已成老皇历。

不让服务淹没在“商海”

有了完善的硬件,软件如何跟上?社区文化活动中心在不断摸索中寻路。运营初期,一些中心尝试将活动室、演出厅出租给个体经营户,结果公益性文化事业没有被“养”大,反而淹没在商海中,人气也没有旺起来。在明确公益定位后,社区文化活动中心探索更为高效的管理模式,由社会专业机构、民办非企业单位托管:早上7时开门,员工已到岗,多功能厅9时迎客,但不少客人提前进场,照样能喝上热水。

遍布全市的公共文化内容配送体系,为大社区文化活动中心提供“资源活水”。以东方宣教中心、东方社区信息苑、东方大讲坛、东方社区学校指导中心、东方社区文艺指导中心为主体,每年投入近7000万元,通过政府采购,菜单式选择,按需无偿向文化活动中心配送书报刊、讲座、演出、展览、活动辅导员等。各区县设立专项资金,与市级配送上下对接,互为补充,锦上添花。越来越多的精品内容让市民趋之若鹜。地处浦东金桥的浦兴社区文化中心评弹书场在“红五月”期间天天听客爆满,许多居住在人民广场附近的市民慕名而来。社区教育春、秋季开学报名都异常火爆,好学者清晨4时就赶来排队,以求一“座”。

建立“点线面”文化网络

社区文化活动中心日趋成熟,文化网络的强大内生动力不断体现。嘉定镇街道在建好1个社区文化活动中心基础上,在每个社区建立起文化服务站,“1个中心、17个文化服务站”又衍生出42个“睦邻文化点”。每个文化点都有自己的名称标志和主题活动。从“老街名车”时尚车模展到“古镇和谐风”摄影比赛,每年吸引28万人次群众。一群中年私营业主组成的“老板乐队”,每周在文化活动中心排练,月末为居民舞会伴奏,还登上了市“五一文化奖”领奖台。

江宁路街道社区文化活动中心以戏曲艺术坊、民俗工艺坊、科普创意坊、大师工作室等14个活动场所,联动起5个多元化综合活动室、带动5个特色文体小广场。武定坊和联宝里的综合活动室,延伸了社区文化活动中心民俗工艺坊功能,宝安坊和三星坊的综合活动室延伸了社区文化活动中心亲子活动功能。牵动19个居委会活动室的“点、线、面”立体文化网络油然而生。

“十二五”布局更精彩

随着“十二五”蓝图展开,上海公共文化服务体系将出台一系列重要举措,其中《上海市关于加强社区文化活动中心建设与管理的指导意见》进一步明确社区文化活动中心的责任主体和法人地位。在对“十二五”期间规划审定的新建社区文化活动中心经费延用原补贴政策的同时(即市、区县、街镇三级共同投入,市文化发展专项资金对每个文化中心建设补贴250万元),市建设财力对远郊区县建文化中心每个再增加250万元,明确每年的最低运行经费保障标准175万元。

社区文化中心信息化建设在“十二五”开局之年得到重点提升。针对活动人群建立实名制管理系统和身份认证系统,以集中式的门户网站形式,集成社区文化服务信息,提供信息发布、服务检索、展示交流等一站式在线互动服务。建立全市社区文化活动中心统一的动态数据管理机制、终端需求分类汇总、供需对接机制及第三方评估机制。市民参与公共文化活动的时间成本,将从15分钟缩减到更短,“以人为本”的承诺通过信息化网络更上一层楼。

(来源:解放日报 选稿:陈誓骠)

东方网版权所有,未经允许禁止复制及建立镜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