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 首页 >> 稿件
2014.07.07

更成熟的负面清单 新版减少到最新的139条实现"大瘦身"

2014-7-7 08:41:26

  上周,自贸区最大的新闻无疑是新版负面清单正式出炉。不出所料,舆论对负面清单的关注仍旧集中在长度上,新版负面清单对管理措施条款进行了大幅调整,从旧版190条措施减少到最新的139条,实现了大“瘦身”,这成为各媒体争相报道的焦点。

  负面清单的长度缩减了,对外开放的措施也增加了,这固然可喜。但衡量一张负面清单是不是符合市场预期,绝不仅仅看它的长度,还要看它的成熟度,这一点也许比负面清单删减了多少条措施,更重要。

  从这个角度看,新版负面清单的亮点不止是长度的缩减。通过对新版清单规则的修改,人们不难发现,中国人对什么是负面清单,比一年前又有新的认识。市政府副秘书长、上海自贸试验区管委会常务副主任戴海波说,“过去一些人对负面清单的理解有一定偏颇,认为‘非负即正’,只要清单上不列明,外商就可以投资。可事实上,完整的负面清单,应该是‘准入前国民待遇加负面清单管理模式’。在负面清单上列出的,是只针对外资的特别措施;清单之外,内资、外资享受同样待遇,对内资禁止、限制的自然也对外资限制和禁止。”

  由此,新版负面清单引入了国际上普遍采用的内外资一致原则。相比新旧两个版本的清单,可以发现新版本删除了“禁止投资博彩业”以及“禁止投资色情业”的表述,也没有出现“限制投资联苯胺、颜料、涂料生产,限制投资电解铝、铜、铅、锌等有色金属冶炼”。不是因为这些行业从此可以解禁,相反是由于内外资对这些行业均有限制或禁止要求,因此负面清单就不再列入了。

  这样的修改,让自贸区负面清单更加国际化,更加接近国际通行规则。同样的修改还有不少。比如,为了与国际通行规则相衔接,新版清单对管理措施进行了分类调整,将涉及到不同代码的同一行业相关管理措施进行了适当归并,从而减少了23条管理措施,其中主要涉及制造业、采矿和勘探、基础设施建设、商贸服务、通用航空服务、法律服务、文化服务等领域。又比如,新版负面清单尽量规避模糊的表述。在修订过程中,对一些无具体限制条件的管理措施,清单修订者协调相关行业主管部门明确具体限制条件。对于无法明确限制条件的管理措施,则在征求行业主管部门的意见后,可以取消的予以取消,尽最大努力减少模糊空间。

  相比去年推出的负面清单,2014版的清单不管从长度、开放力度、国际化程度来看,都有了长足的进步。但这不会是最完美、也决不会是自贸区最后一份负面清单。正如戴海波所说,制定负面清单和建设自贸试验区,对中国人而言都是第一次。我们是在探索中完善改革的措施,在摸索中寻求改革的共识,一项面向全体外商的投资管理体制改革,不可能一蹴而就,正如负面清单不可能不需要修订一样。可贵的是,我们在改革中完善自身,正如负面清单在修订中越发成熟一样。或许,多年之后,我们将那些年修订过的负面清单一一展现在面前时,也将同时呈现自贸改革走过的印迹。

  (来源:解放日报 选稿:单冉)

东方网版权所有,未经允许禁止复制及建立镜象

更成熟的负面清单 新版减少到最新的139条实现"大瘦身"

2014年7月7日 08:41

  上周,自贸区最大的新闻无疑是新版负面清单正式出炉。不出所料,舆论对负面清单的关注仍旧集中在长度上,新版负面清单对管理措施条款进行了大幅调整,从旧版190条措施减少到最新的139条,实现了大“瘦身”,这成为各媒体争相报道的焦点。

  负面清单的长度缩减了,对外开放的措施也增加了,这固然可喜。但衡量一张负面清单是不是符合市场预期,绝不仅仅看它的长度,还要看它的成熟度,这一点也许比负面清单删减了多少条措施,更重要。

  从这个角度看,新版负面清单的亮点不止是长度的缩减。通过对新版清单规则的修改,人们不难发现,中国人对什么是负面清单,比一年前又有新的认识。市政府副秘书长、上海自贸试验区管委会常务副主任戴海波说,“过去一些人对负面清单的理解有一定偏颇,认为‘非负即正’,只要清单上不列明,外商就可以投资。可事实上,完整的负面清单,应该是‘准入前国民待遇加负面清单管理模式’。在负面清单上列出的,是只针对外资的特别措施;清单之外,内资、外资享受同样待遇,对内资禁止、限制的自然也对外资限制和禁止。”

  由此,新版负面清单引入了国际上普遍采用的内外资一致原则。相比新旧两个版本的清单,可以发现新版本删除了“禁止投资博彩业”以及“禁止投资色情业”的表述,也没有出现“限制投资联苯胺、颜料、涂料生产,限制投资电解铝、铜、铅、锌等有色金属冶炼”。不是因为这些行业从此可以解禁,相反是由于内外资对这些行业均有限制或禁止要求,因此负面清单就不再列入了。

  这样的修改,让自贸区负面清单更加国际化,更加接近国际通行规则。同样的修改还有不少。比如,为了与国际通行规则相衔接,新版清单对管理措施进行了分类调整,将涉及到不同代码的同一行业相关管理措施进行了适当归并,从而减少了23条管理措施,其中主要涉及制造业、采矿和勘探、基础设施建设、商贸服务、通用航空服务、法律服务、文化服务等领域。又比如,新版负面清单尽量规避模糊的表述。在修订过程中,对一些无具体限制条件的管理措施,清单修订者协调相关行业主管部门明确具体限制条件。对于无法明确限制条件的管理措施,则在征求行业主管部门的意见后,可以取消的予以取消,尽最大努力减少模糊空间。

  相比去年推出的负面清单,2014版的清单不管从长度、开放力度、国际化程度来看,都有了长足的进步。但这不会是最完美、也决不会是自贸区最后一份负面清单。正如戴海波所说,制定负面清单和建设自贸试验区,对中国人而言都是第一次。我们是在探索中完善改革的措施,在摸索中寻求改革的共识,一项面向全体外商的投资管理体制改革,不可能一蹴而就,正如负面清单不可能不需要修订一样。可贵的是,我们在改革中完善自身,正如负面清单在修订中越发成熟一样。或许,多年之后,我们将那些年修订过的负面清单一一展现在面前时,也将同时呈现自贸改革走过的印迹。

  (来源:解放日报 选稿:单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