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 首页 >> 稿件
2014.08.18

我拍邓小平:他话不多,高兴时脸上会泛出红光

2014-8-18 08:22:57

杭州。坐在记者面前,“老摄影”张蔚飞打开了记忆闸门,当年作为摄影记者跟拍邓小平的往事,一一浮现。

1992年初,邓小平同志来上海视察。参加报道的只有时任解放日报摄影部主任张蔚飞和新华社的一位文字记者。从2月3日到2月18日,张蔚飞用镜头记录下了邓小平在上海的一个个生动瞬间。

“邓小平话不多,但每次一高兴,脸上会陡然间泛出红光,连眉毛都挑了上去,还不断向大家挥手。”

22年前小平的神情举止,像胶片一样,存在了张蔚飞的记忆里。

1992年2月7日,春节里只休息了三天的邓小平出发到他特别关注的浦东考察,他先到了南浦大桥,再到建设中的杨浦大桥工地。张蔚飞记得,那天天气特别阴冷,邓小平站在杨浦大桥桥塔东边挨着黄浦江的一块空地上,从江面上吹来的风没遮没拦。邓小平转身想看一下建设中的杨浦大桥,发现百米高处工人们正在施工,他顶着寒风,扬起手向桥塔上的工人打招呼。工人们激动极了,使劲鼓掌。张蔚飞赶紧按下快门,可令他遗憾的是,邓小平说了些什么,他一句没听清,“那是第一天跟拍,很紧张,注意力高度集中,一心只想着抓拍他的神情了。”

2月10日上午,晴空万里,邓小平到漕河泾开发区贝岭微电子制造有限公司视察。他对高科技很感兴趣,仔仔细细地在高倍显微镜下观看只有几微米的集成电路。

那天让张蔚飞印象更深的,倒是一档“计划外”的“节目”:按计划,邓小平与公司代表合影留念后就该上车返回,但临上车前,小平同志看到大楼前聚集了很多技术人员,就主动走过去问候他们,还和前排的人一一握手。顿时,人群一下子沸腾起来,掌声不息,大家都争着伸出手和邓小平握手。照相机、摄像机忙着把这个“突发”时刻点滴不漏地收进镜头,多年后回看,镜头里全是笑脸。

2月12日上午,又是一个风和日丽的艳阳天。邓小平一行驱车来到闵行区马桥乡旗忠村。当车队在旗忠小学门口停下时,孩子们吹起鼓乐,跳起迎宾舞。邓小平刚在孩子们面前站定,一个大约三岁的小孩摇摇摆摆走了过来。不知是谁说了声,“过来让邓爷爷亲一亲”,陪同人员抱起孩子,邓小平十分亲切地上前吻了吻孩子。

这一刻被张蔚飞的相机定格,而这幅名为《亲吻农家儿》的照片也流传甚广。时隔五年后,当张蔚飞再次来到旗忠村,找到了已读小学二年级的汤佳赟,汤佳赟还特意写下了“邓爷爷新年好,我想您!汤佳赟1997.2.2”的字条,虽然孩子的字写得稚拙,但对邓小平的那份情感,都在纸上。

2月18日傍晚,张蔚飞的BP机突然响了,通知他晚上去市百一店。当天正逢元宵节,谁也没想到,邓小平当晚会出现在人流如织的南京路,而且当天市百一店没有清场。张蔚飞压力很大,预感当晚的拍摄或许是他摄影生涯中不可多得的机会,神经高度紧张。“两只手托着相机,两眼紧盯着镜头,虽然是大冬天,没过一会儿,我就一身大汗。”

“当天邓小平显得很激动,步履也特别轻盈,对商场里的顾客、营业员频频招手,笑容始终挂在脸上。”在文具柜台前,全国劳模马桂宁给邓小平介绍了文具用品,邓小平把钱递给他,他用塑料袋装好4盒铅笔和4块橡皮交给邓小平。为了选择最佳角度,当时张蔚飞很纠结:如果站在柜台上,太不文明;如果站在地上,角度又不够好。最后他双腿跪在对着文具柜台的另一个柜台上,定格了这一瞬间。

商场里,顾客听说邓小平来了,都想一睹伟人风采,人群越来越拥挤。有一位30岁左右的妇女抱着一个约两岁的孩子拼命往邓小平身边挤,警卫人员把她挡出去,但她刚退出又往前挤,如此三进三出。邓小平见状朝她招了招手,警卫人员破例把她让进了两米圈内。她一下子激动得不知该说什么好,只是抓起孩子的小手向邓小平招手,用这个质朴的动作表达一位普通市民对领袖的情感。倒是邓小平紧走两步,凑上去吻了吻孩子的脸。“可惜当时人实在太多了。”张蔚飞没法挤到另一边,以更好的角度拍摄。让他至今遗憾的是,在匆忙中忘了问这位妈妈的姓名,至今没能将这张珍贵的照片送给她。

当邓小平准备离开市百一店时,南京路六合路口早已里三层、外三层站满了市民。邓小平走出商场,市民们热烈地鼓掌。“邓小平一边招手一边快步迈下台阶,朝着群众往前走了几步,但警卫人员出于安全考虑,还是把他劝上了车。”

22年前的那几天采访,张蔚飞整整拍摄了10卷胶卷,这些珍贵的底片后来及时进行了数字化处理,都得到了精心保存。因为这组照片,张蔚飞获得了一系列具有重大影响的摄影奖项,每每提及这些,他总说:“不是我拍得好,而是大家把对邓小平的热爱转移到了我的作品身上。”

东方网版权所有,未经允许禁止复制及建立镜象

我拍邓小平:他话不多,高兴时脸上会泛出红光

2014年8月18日 08:22

杭州。坐在记者面前,“老摄影”张蔚飞打开了记忆闸门,当年作为摄影记者跟拍邓小平的往事,一一浮现。

1992年初,邓小平同志来上海视察。参加报道的只有时任解放日报摄影部主任张蔚飞和新华社的一位文字记者。从2月3日到2月18日,张蔚飞用镜头记录下了邓小平在上海的一个个生动瞬间。

“邓小平话不多,但每次一高兴,脸上会陡然间泛出红光,连眉毛都挑了上去,还不断向大家挥手。”

22年前小平的神情举止,像胶片一样,存在了张蔚飞的记忆里。

1992年2月7日,春节里只休息了三天的邓小平出发到他特别关注的浦东考察,他先到了南浦大桥,再到建设中的杨浦大桥工地。张蔚飞记得,那天天气特别阴冷,邓小平站在杨浦大桥桥塔东边挨着黄浦江的一块空地上,从江面上吹来的风没遮没拦。邓小平转身想看一下建设中的杨浦大桥,发现百米高处工人们正在施工,他顶着寒风,扬起手向桥塔上的工人打招呼。工人们激动极了,使劲鼓掌。张蔚飞赶紧按下快门,可令他遗憾的是,邓小平说了些什么,他一句没听清,“那是第一天跟拍,很紧张,注意力高度集中,一心只想着抓拍他的神情了。”

2月10日上午,晴空万里,邓小平到漕河泾开发区贝岭微电子制造有限公司视察。他对高科技很感兴趣,仔仔细细地在高倍显微镜下观看只有几微米的集成电路。

那天让张蔚飞印象更深的,倒是一档“计划外”的“节目”:按计划,邓小平与公司代表合影留念后就该上车返回,但临上车前,小平同志看到大楼前聚集了很多技术人员,就主动走过去问候他们,还和前排的人一一握手。顿时,人群一下子沸腾起来,掌声不息,大家都争着伸出手和邓小平握手。照相机、摄像机忙着把这个“突发”时刻点滴不漏地收进镜头,多年后回看,镜头里全是笑脸。

2月12日上午,又是一个风和日丽的艳阳天。邓小平一行驱车来到闵行区马桥乡旗忠村。当车队在旗忠小学门口停下时,孩子们吹起鼓乐,跳起迎宾舞。邓小平刚在孩子们面前站定,一个大约三岁的小孩摇摇摆摆走了过来。不知是谁说了声,“过来让邓爷爷亲一亲”,陪同人员抱起孩子,邓小平十分亲切地上前吻了吻孩子。

这一刻被张蔚飞的相机定格,而这幅名为《亲吻农家儿》的照片也流传甚广。时隔五年后,当张蔚飞再次来到旗忠村,找到了已读小学二年级的汤佳赟,汤佳赟还特意写下了“邓爷爷新年好,我想您!汤佳赟1997.2.2”的字条,虽然孩子的字写得稚拙,但对邓小平的那份情感,都在纸上。

2月18日傍晚,张蔚飞的BP机突然响了,通知他晚上去市百一店。当天正逢元宵节,谁也没想到,邓小平当晚会出现在人流如织的南京路,而且当天市百一店没有清场。张蔚飞压力很大,预感当晚的拍摄或许是他摄影生涯中不可多得的机会,神经高度紧张。“两只手托着相机,两眼紧盯着镜头,虽然是大冬天,没过一会儿,我就一身大汗。”

“当天邓小平显得很激动,步履也特别轻盈,对商场里的顾客、营业员频频招手,笑容始终挂在脸上。”在文具柜台前,全国劳模马桂宁给邓小平介绍了文具用品,邓小平把钱递给他,他用塑料袋装好4盒铅笔和4块橡皮交给邓小平。为了选择最佳角度,当时张蔚飞很纠结:如果站在柜台上,太不文明;如果站在地上,角度又不够好。最后他双腿跪在对着文具柜台的另一个柜台上,定格了这一瞬间。

商场里,顾客听说邓小平来了,都想一睹伟人风采,人群越来越拥挤。有一位30岁左右的妇女抱着一个约两岁的孩子拼命往邓小平身边挤,警卫人员把她挡出去,但她刚退出又往前挤,如此三进三出。邓小平见状朝她招了招手,警卫人员破例把她让进了两米圈内。她一下子激动得不知该说什么好,只是抓起孩子的小手向邓小平招手,用这个质朴的动作表达一位普通市民对领袖的情感。倒是邓小平紧走两步,凑上去吻了吻孩子的脸。“可惜当时人实在太多了。”张蔚飞没法挤到另一边,以更好的角度拍摄。让他至今遗憾的是,在匆忙中忘了问这位妈妈的姓名,至今没能将这张珍贵的照片送给她。

当邓小平准备离开市百一店时,南京路六合路口早已里三层、外三层站满了市民。邓小平走出商场,市民们热烈地鼓掌。“邓小平一边招手一边快步迈下台阶,朝着群众往前走了几步,但警卫人员出于安全考虑,还是把他劝上了车。”

22年前的那几天采访,张蔚飞整整拍摄了10卷胶卷,这些珍贵的底片后来及时进行了数字化处理,都得到了精心保存。因为这组照片,张蔚飞获得了一系列具有重大影响的摄影奖项,每每提及这些,他总说:“不是我拍得好,而是大家把对邓小平的热爱转移到了我的作品身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