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 首页 >> 正文

【韩正一周】一号课题

2014-11-24 20:01:30 来源:上海观察 选稿:张侃理

  一些地区的基层治理试点在收获赞誉的同时亦不同程度引发争议,甚至出现“现实派”与“前沿派”之争。韩正明确强调,一号课题体现的成果必须体现解决当前问题和立足长远发展的高度统一,“既要把趋势性、倾向性、符合社会进步发展的前瞻性问题研究透,又要脚踏实地,从解决当前实际问题着手。”

  持续9个月的上海市委“一号课题”调研,即将推出最终成果。11月18日、19日,韩正主持召开三个座谈会,再次听取相关各界意见建议。

  三个月前,韩正亦曾在两天中集中主持会议听取一号课题中期工作汇报并提出,课题成果必须“让基层干部群众为之一振、眼睛一亮”。

  而是否真的让人眼睛一亮,不久后即将见分晓。

  1+6文件

  据目前公布的情况,一号课题调研已形成“1+6”文件,并下发至区县征求意见。其中“1”指相对宏观的《关于进一步创新社会治理、加强基层建设的意见(征求意见稿)》;“6”则指六大具体问题的实施办法。

  这六大具体问题包括:深化本市街道体制改革、完善居民区治理、完善村级治理体系、深化拓展网格化管理提升城市综合管理效能、组织引导社会力量参与社区治理、社区工作者管理。

  这些看似概括性质的课题,实则均针对近年普遍困扰基层治理的症结性问题,以谋求体制机制层面的突破,甚至可能对一些存在已久的悖论性矛盾作出回应。

  “重心下移”,很可能成为贯穿其中的核心内涵。韩正在8月中期会议上已强调,一号课题所有的制度、政策、举措、方案和安排,都“要注重工作重心下移,有利于基层组织充分发挥作用。”

  随后,一号课题中即明确进一步聚焦的“12个课题”,并最终形成六大方面的举措。包括微观层面此前争议较多的居民区“四驾马车”(党组织、居委会、物业、业委会)相互关系、界定居委会职能、社会组织与既有的社区主体间互动关系等,或都能从“1+6”中找到答案。

  “深化本市街道体制改革”一项,亦可能打破很久以来的传统体制。不少街道人士已经获知,“一号课题”很可能就街道体制给出大动作,包括取消目前的街道经济职能,将街道工作职能全部转向社会治理。对许多街道和区县而言,此项改革一旦证实,或将意味着对现有工作格局和重心的完全颠覆。

  同时,据韩正本人透露,此次的文件将聚焦“班长工程和队伍建设”。在座谈会上,他再次指出,“基层工作核心是人,是队伍”。

  早在8月,韩正已明确表示,队伍是做好各项工作的关键。“要特别关注基层队伍建设,尤其是基层的领军人物、‘班长’队伍建设,要拿出明确的制度安排和政策保障,提出一揽子以有效解决问题为标准的综合保障制度。”

  此前,包括闸北、闵行等区均已经或着手推出以“班长工程”为名义的试点,以解决疑惑多时的基层村居的“干部荒”。两区负责人均被请到此番座谈会上,从“区县工作实践”角度开展交流;部分基层干部亦就基层队伍问题提出了意见。

  可以想见,会否为基层村居干部提供事业编制,会否建立独立职务序列,能否打通基层干部上升通道等此前众说纷纭的问题,不久后都将有市级层面的明确定调。

  “明明白白”

  这三场分别由基层一线工作者、专家学者和区县负责人参加的座谈会上,韩正反复强调“一号课题”前瞻性与操作性的辩证关系。而其中,针对“实际问题”的“操作性”,更被着重强调。

  在其看来,最后的听取意见和文件修改,目的在“使得即将出台的各项举措既面向上海未来发展、又立足当前实际,更切实针对基层关心的突出问题、更具有操作性。”

  据官方报道,10位基层一线工作者在座谈时除了“特别关注文件中关于基层队伍建设的表述”,还“特别关注新的体制机制如何更好促进为群众服务”。韩正就此表示,希望下一步出台的举措能够实实在在解决基层的实际问题,特别是突出的共性问题。

  “如何加强基层建设,来自基层的同志最有发言权。”韩正说。他坦陈,“过去我们也有些文件,但是不够具体,操作性也不够。这次的关键是写明确、可操作,基层拿到一看,如何操作就明明白白。”

  韩正近年颇为热衷与基层一线工作者交流,并数次将基层干部请进康平路市委大院。此番其请来的基层工作者,亦是街镇、村居各个层面和年龄段的代表人士。

  在社区治理层面,这些“嘉宾”所在地方或其本人近年均有产生全市性影响的成果,并多为韩正本人熟知,如顾村镇党委书记瞿新昌在该镇力推的村宅社区化(封闭式)管理,曾得到韩正当面首肯,并要求在全市推广。有的则是圈内外颇具知名度的“老先进”,包括韩正本人力荐的先进典型梁慧丽等。

  在请基层干部们逐条提出修改意见后,韩正也表示,“群众不太关心出多少文件,他们最关心公共服务和公共管理水平是否提高、社区社会是不是更加平安”。

  就此他强调,评估此番出台的各项举措,要看“其结果究竟是对谁负责”,“只有一切从实际出发,把为群众服务的事情办得更好,才是真正对群众负责、对基层负责”。

  当前与长远

  面对来自公共政策和社会学领域的6位专家,韩正谈及了社会治理创新与基层建设的辩证关系。他就专家关心的体制机制创新回应说,“市委一号课题的成果,要在创新社会治理方面把文章做足。”

  而对8个区的负责人,韩正则再次强调“前瞻性”和“操作性”的统一。

  事实上,时下一些地区的基层治理试点在收获赞誉的同时亦不同程度引发争议,甚至出现“现实派”与“前沿派”之争。一部分人士主张以最高效率解决实际问题为重,尤其是显见的城市综合治理问题;包括基层治理架构、人才队伍培养等一系列举措,亦以快速解决目前问题为出发点。但也有人士认为,过于强调眼前问题不仅可能与前沿趋势相背,亦可能妨碍相关机制在未来的长久运行,甚至造成理论性和制度性的悖论。

  包括居委干部队伍属地化、居委会工作职能、基层“网格化”管理的职责划分、培育社会组织参与社区事务等问题中,都不同程度存在类似情况。对此韩正明确强调,一号课题体现的成果必须体现解决当前问题和立足长远发展的高度统一。

  “我们做任何工作都要既解决当前问题,更立足长远发展,既要把趋势性、倾向性、符合社会进步发展的前瞻性问题研究透,又要脚踏实地,从解决当前实际问题着手。”韩正说。

  他分析说,如果不能解决好当前的实际问题,那面向未来的发展就没有基础,“但如果我们只就事论事解决问题,不考虑长远发展,也许过一两年马上就会遇到新的难题。”

  与谈论其他领域问题一样,韩正再次要求地区干部牢记“改革创新”。“当前正在运行的体制机制已经不适应瞬息万变的社会,新的情况和问题永远会倒逼我们去创新、去改革、去完善,”他说,“如果我们不主动改革创新,加强基层建设就将成为一句空话。”

 

友情链接

人民网地方领导留言板 | 新华网上海政务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