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 首页 >> 正文

市委务虚会上,各级主官究竟说了些啥?

2014-12-17 20:32:24 来源:上海观察 选稿:陈莹雪

认清形势、解放思想,振奋精神、聚焦创新。12月15日至16日,中共上海市委举行“深入实施创新驱动发展战略学习讨论会”(陈正宝 摄)

    12月15日至16日,中共上海市委召开举行“深入实施创新驱动发展战略学习讨论会”。这一讨论,就整整用了四个半天。据解放日报17日头版刊发的消息,会上发言的多达40人。而在16日晚间播出的相关新闻中可以发现,出席会议的,囊括了上海的主政者和方方面面的“一把手”。

  什么样的会议,需要用上四个半天?

  会议的正式名称是“深入实施创新驱动发展战略学习讨论会”,这一学习讨论会,在去年11月28日下午至30日上午,也曾举行过,当年的主题是“贯彻落实党的十八届三中全会精神,解放思想深化改革”。“学习讨论会”,其实说起它的另外一个名字大家就熟悉了,那就是“务虚会”。

  先来说说务虚会的主题

  务虚会,也许是中国特有的一种会议,通常是决策层为谋划重大发展战略、部署具体工作任务,从理论、政策、实践等诸多方面进行讨论、提出观点、达成共识的会议。

  对比两年的会议主题,可以很清晰地看到,无一不契合了上海今后一段时期发展的重中之重。

  今年的主题是“深入实施创新驱动发展战略”,这是党的十八大做出的重大部署,也是主动适应经济发展新常态的重大战略决策。而在今年5月,习近平总书记在考察上海工作时要求“努力在推进科技创新、实施创新驱动发展战略方面,走在全国前头、走到世界前列,加快向具有全球影响力的科技创新中心进军”,这既是对经济发展新常态下上海工作的新要求,也是上海当好科学发展先行者的核心任务。由此,选择这一主题,自是水到渠成。

  高大上的务虚会怎么开

  主题明确了,会议又是怎么开的?

  出席务虚会的范围涵盖了市委、市人大、市政府、市政协以及全市各部委办局、各区县、部分高校科研院所和企业。

  四套班子领导及其班子成员几乎悉数参加。各部委办局、各区县、部分高校科研院所和企业的出席人员,也多为“一把手”。

  四个半天的会议分成了三个专题,分别为上海推进创新驱动发展战略面临的新形势,加快推进具有全球影响力的科技创新中心建设,坚持以深化改革激发创新创造活力。

  三个专题各用半天时间,安排了主旨发言和自由发言。主旨发言的人员,有学者、区县“一把手”,也有来自企业和高校科研院所的人员。第四个半天,由市委市政府主要领导和相关市领导针对大家的发言,作回应、谈想法。

  这次务虚会上,第一个专题的发言开始前,还专门播放了一个片子,主要介绍了世界各国城市建设科技创新中心的情况,逐一对比大家比较熟悉的美国纽约、硅谷,英国伦敦,以及德国、韩国等城市。

  片子的针对性很强,各个中心城市的比较优势、发展路径一目了然,据说一些与会者还要求主办方提供“拷贝”服务,带回去让未能出席的同志也能好好学习研究。

  虽说是“务虚”,但大家显然有备而来,且是精心准备,都是干货。指定发言的同志自不必说,引用数据、专业术语,张口即来。有的还“毫不留情面”地指出当前各大创新主体存在的问题。比如这位,参与中央经济工作会议文件起草的上海社会科学院院长王战,观点素来精准犀利,他在发言中就谈到,每一次提到创新就马上先想到要抓国企,但国企的现有机制不突破不可能抓得了创新,外企在中国设立的研发中心看似“高大上”,但大多还是从中国人的需求角度从事外围创新,并未涉及创新的核心实质,而一些民企又忙着“捞快钱”。在他看来,要更加重视中小微企业等创新主体,政府应提供非定向的支持,关键是要打造良好的营商环境;特别要集聚一批具有创新精神的企业家,没有企业家就谈不上搞创新。

  在四到五人的指定发言结束后,便进入了自由发言时段。印象中谦让、低调的官员们,此时此刻完全进入“市场经济”的“竞争”态势。大家都有话说,话筒争抢十分激烈。规定七分钟的发言时间,在工作人员摇铃提醒开始,便有不少人已经按亮桌上话筒的控制键,以备抢得先机。前一个发言人话音刚落,几个声音便同时响起——

  “请给郊区同志一个机会!”

  “主持人,我已经第三次申请发言!”

  “我主要结合区里实际,谈几点想法!”

  “我们委办看似和科创中心离得比较遥远,但是……”

  最后,主持人不得不出来打圆场,“女士优先,三次申请发言的随后。”

  爱讲故事的官员们

  因为是“务虚”,主持人开场白时都会提醒不要作“工作汇报”,主要谈想法、谈思路、谈观点。

  在大家的一般印象里,官员们讲话,总免不了“穿衣戴帽”,有时候洋洋洒洒一小时都打不住。但在这个四个半天里,发言时间精准到分钟,为了让观点更有说服力,不少人在发言时都从讲故事开始——

  市经信委主任李耀新说,在做“四新”企业调查时发现,市里要求对于落后产能加大“减”和“压”的力度,但是现在一些地方招进来的项目比淘汰的项目还要差,值得警醒。这当即引来市委书记韩正的回应,“给我拉一张单子,哪些地方还有这种情况,我来找区委书记谈话。”

  李耀新还引用一位企业家的话说,现在政府给企业钱(扶持资金),这只是让企业长点“肌肉”,但是如果没有订单,光有“肌肉”也没用。要有订单,先要创新。对于“四新”企业,应该“去产业定位”,“四新”企业不应有传统新型之分、政府也不要去事先定义它。

  长宁区委书记王为人与大家分享了两个案例。一个是大众点评网,发展最困难时差点死掉,幸而风投给了100万美元,同时企业入驻德必易园创意园区,得到了园区专业的创业服务支持,度过了困难期。由此他认为,对于科技型企业创业,政府应该由直接扶持转为间接扶持,要通过支持专业服务机构,由其为创业企业提供更专业更有针对性的服务,这更有效。尤其要支持风投企业,这是上海的弱项。

  第二个例子是大众点评网和联合利华碰到的问题,他们想要在新的领域发展业务,但却被挡在了审批门外,而在北京,就能变通。他谈到,政府部门不能从规避自身风险的角度实施管理,只要市场主体不会对社会产生危害,就应采取一些创新的管理办法。

  国际视野与本土思维

  谈的是具有全球影响力的科技创新中心建设,发言者自然离不开对标国际。

  硅谷模式、纽约模式、工业4.0,都是挂在发言者嘴边的热词。

  正因为当前上海所处的发展阶段,所碰到的问题、面临的挑战,是其他地区还未碰到的,没有任何先例可循,也要求上海的当政者眼光向外,参考、借鉴国际成功经验。

  因此,在大家的发言中,除了专业术语、国际比较,新名词也不绝于耳,还会迸出不少英文单词及相关缩写。

  黄浦区委书记周伟注意到普华永道今年的一份评估报告,对于国际创新城市进行了排名。从位居前列的城市经验可以看出,创新其实很难做规划,带有很强的随机性,抓创新,不能抓具体,工作思维方式要转变。

  虹口区委书记吴清着重比较了上海与纽约、硅谷,他认为,与纽约的差距略有缩小,但与硅谷的差距在扩大。他说,50%的硅谷人口在家里不讲英文,这说明硅谷创新人才来源的广泛性。上海控制人口总量的同时也要加大力度吸引各类创新人才。

  上海市政府发展研究中心原主任周振华报出了一串上海在各类全球创新排行榜上的名次。在这些排行榜中上海并不居前。他认为,尽管这些排名未必很准确,但不妨虚心一点多找差距。他认为,上海要建的科技创新中心,不应该仅仅是产出科研成果的中心,而应成为配置科技研发资源的中心。他还提出,要注重反向激励,充分利用好失败的价值。

  对标国际的同时,不少人在发言中也提到了“本土思维”。闵行区委书记赵奇最近北上海淀中关村,南下深圳。类似的考察路线,不少发言者都有讲到。大家认为,过去的成功经验也许会成为今后发展的包袱,要借鉴国际经验,同时也要立足自身特色,树立本土思维,走出一条发展之路。

  强烈的自我否定与批判思维

  不要以为务虚会是和和气气、你好我好。问题导向、批判思维、自我否定无处不在。

  一些同志不约而同谈到,大家都觉得上海的规则意识很强,办事环境规范。但从企业的发展角度看,太多的条条框框也会束缚发展,是否也需要更大胆地放开,在不触及底线的基础上,创造让企业可以“野蛮生长”的范围。

  谈及建设全球科技创新中心,市发改委主任俞北华认为上海存在“四缺”,“缺气”体现在现有收益分配制度不合理,“缺氧”体现在现行政府管理体制不适应,“缺血”体现在市场化投入与退出机制不完善,“缺筋”体现在产业链、创新链还不健全。

  市科委主任寿子琪的比喻很形象,建中心就像装修房子,新的东西要进来,就要扔掉一些老家具。建中心今后到底要发展些什么,政府一时想不清楚,那就只做一件事——放。尽可能放开管制,腾出空间,让民间、社会去思考,去行动。想不明白的时候,只有“放”是没有错的。

  市教卫党委书记陈克宏也强调,创新的投入与产出并非线性正相关,创新往往是离散的、随机的、不确定的,政府千万不能简单编规划、上项目。

  中小微企业是大家关注的重点,杨浦区长诸葛宇杰说,我们既要大象起舞,也要蚂蚁雄兵。

  不是就事论事、而是展望未来的自我警醒。按照王战的预估,上海要建设具有全球影响力的科技创新中心,2015年形成框架,2030年基本建成。

  很多发言者也都提到,这次的讨论研究的很多问题涉及十年、十五年之后的上海,所说的也并非是自己任期内便能实现的事。但大家都非常投入地在思考在谋划。

  “15年后,这样的务虚会在座的也许都不会参加了,但希望那个时候更加美好的上海正是基于现在打下的基础。”一位发言者的话引起许多人的共鸣。

 

友情链接

人民网地方领导留言板 | 新华网上海政务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