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 首页 >> 正文

[韩正一周]“四个全面”关键是落实

2015-3-2 17:20:08 来源:上海观察 选稿:单冉

  “四个全面”所对应的四个方面——发展、改革、法治、吏治,上海均已承担相应的“先行先试”使命。“中央对上海的要求”自不待言;上海所在地位之特殊,亦已不言而喻。

  春节后重磅宣告的“四个全面”,已经成为执政党的“行动指南”。地方层面,即将推行或业已开始推行的重大事务,显然都需要在“四个全面”下寻找坐标。

  在上海,高层春节前即开始提示要在“四个全面”格局下考虑问题,春节后则成为“逢会必提”的明确要求。

  逢会必提绝非单纯表态。稍加盘点即可发现,“四个全面”所对应的四个方面——发展、改革、法治、吏治,上海均已承担相应的“先行先试”使命——科创中心、自贸区、司法改革,以及新近启动的“进一步规范领导干部配偶、子女及其配偶经商办企业管理工作”试点。

  身为“排头兵”、“先行者”,“中央对上海的要求”自不待言。而在“四个全面”语境下审视上海承担的多项试点,上海所在地位之特殊,亦已不言而喻。

  “光荣而艰巨”

  2月27日上午,中央深改组第十次会议审议通过《上海市开展进一步规范领导干部配偶、子女及其配偶经商办企业管理工作的意见》。当日,韩正迅即主持召开常委扩大会,传达深改组会议及习近平重要讲话精神。

  这次扩大会出席对象包括“市委、市人大、市政府、市政协四套班子成员和各区县、大口党委,市委、市政府部委办局主要负责同志”。开至这个层面的“扩大会议”,意义往往非同小可。

  “这项工作在上海试点,是中央对上海的信任,是一项光荣而艰巨的任务。”韩正说。

  此前,他曾数次表示,司法改革是中央交给上海“光荣而重大的任务”,自贸区试点则是中央交给上海的“光荣任务”。

  从深改组会议当晚开始中央和沪上媒体的轮番热议,足见这项改革的特殊地位。中央深改组历次会议很少讨论带有地方名称的改革议题,仅有的3次,均事关上海。而因为此项改革系少有地由地方党委自下而上提出,会议首次有“上海市委负责同志”列席。

  深改组会议对此项试点定调称,上海市委提出的这项意见,“正是贯彻落实“党要管党、从严治党要求的一个实际步骤”。

  显然,在全面从严治党”被正式提升至战略格局高度后,上海在此方面已率先跨出一步;其突破性意义,甚至可能超过自贸区和司法改革。

  由于事涉领导干部,《意见》在现实中势必将触及敏感利益。韩正称,“领导干部职务越高、公权力越大、影响越大,越应该从严管理、从严要求”;他明确指出,各级领导干部需“坚定决心、敢于担当”。

  “脑子清醒”

  一天后的2月28日上午,上述扩大会的与会者则转场至市委党校,就“四个全面”尤其是“全面依法治国”开展专题学习。

  这场“上海市领导干部学习贯彻习近平总书记在省部级主要领导干部专题研讨班上重要讲话精神专题学习班”,出席者几乎囊括全市所有正局级以上党员干部。韩正再次强调,力推法治需从领导干部身上动刀,要“牢牢抓住领导干部这个关键少数”。

  今年的省部级主要领导干部专题研讨班以探讨全面依法治国问题为重点,顺着习近平的讲话思路,韩正在上海的专题学习班上亦着重阐发了党员干部应具的法治意识。他援引了习近平常用的语汇:“抓住领导干部这个关键少数,就抓住了全面依法治国的‘牛鼻子’”。

  值得注意的是,其颇有指向性地辨析了改革与法治的关系问题,尤其是指出“两个片面的错误认识”。

  韩正称,改革与法治是“破与立”的关系,“只破不立,改革失范;只立不破,制度失灵”。而时下,“一种错误观点是,改革就是要冲破法律禁区,法律的条条框框总是妨碍和迟滞改革的,改革要上路、法律要让路;另一种片面认识是,法律就是要保持稳定性、权威性、适当的滞后性,法律是很难在前面引领改革的。”

  这两种“思维误区”在官场中颇有市场。其对“改革”和“法治”两大概念内涵的误读和偷换,甚至映射出保守化或“去法治化”倾向。韩正对此给予明确警告:“领导干部的脑子一定要清醒,辩证唯物主义理论水平必须提高”。

  而在2月26日调研市检察院,及春节前调研市委政法委、市高院等场合,韩正亦强调辩证把握“四个全面”中各环节关系,并在这一大背景下谋划具体事宜。

  他在市检察院说,这是“做好所有工作的前提”。

 

友情链接

人民网地方领导留言板 | 新华网上海政务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