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 首页 >> 正文

【韩正一周】披坚执锐

2015-3-31 09:07:19 来源:解放网-上海观察 选稿:张海盈

[内容摘要]上海已到了“不改革创新就不能前进”的阶段。要“前进”,上海即便未必再出汪道涵式的人物,多少也需要继承汪道涵式的“披坚执锐”精神和思维。

图片说明:汪道涵同志诞辰100周年座谈会 (摄影:陈正宝)

  或许在相当一段时间内,“披坚执锐”都将成为上海高层的常用词。

  3月27日,上海市委、市政府举办座谈会,纪念老市长汪道涵诞辰100周年。韩正在会上呼吁,上海各级官员要以汪道涵这样的革命先辈为榜样,继承弘扬其优良作风,“解放思想,披坚执锐,攻坚克难,在新起点上创造新业绩”。

  他评价汪道涵具有“开拓进取、敢于负责、勇于担当”的精神境界。这“必将激励我们解放思想、披坚执锐,在新的起点上创造新的业绩。”韩正说。

  一周前在向市老领导、老干部、老同志传达全国“两会”精神时,韩正亦强调称,上海需“进一步解放思想、大胆实践,披坚执锐、攻坚克难,在新起点上创造新业绩、开拓新局面”。

  “披坚执锐”四字,是习近平送给上海的话。今年3月5日,习近平在参加全国人代会上海代表团审议时,谈及以上海自贸区为代表的改革事项称,上海要进一步解放思想、大胆实践,“重大改革要坚持摸着石头过河,披坚执锐、攻坚克难,加强整体谋划、系统创新”

  这正是习近平提出上海要“在以开放促改革方面走在前列”的具体阐释。显然,在“解放思想”后加上这四个字,并不只是一种修辞。就上海而言,业已进入“纵深”阶段的改革,除思想层面的进一步解放外,更需要拿出一点实在的办法和“武器”。

  对今年被列为“一号课题”的科技创新,同样有“披坚执锐”的需求,以击破存在多时的阻碍创新的壁垒。

  在推进改革和打造“科创中心”的双重语境下纪念汪道涵,有特别的现实指向。汪道涵在80年代以极富突破精神和战略眼光著称,堪称一代战略家。其当年对上海改革的多项大胆决策和判断,不仅直接影响日后二、三十年,甚至在今天看来仍颇具前瞻性。

  韩正对汪道涵的评价,囊括了“政治品格”、“担当精神”、“战略思维”和“公仆情怀”四个方面。他称汪道涵“对党忠诚、矢志不渝”,“不管在什么地方、从事什么工作,都勇于探索,善于创新,敢于担责,创造性地开展工作”;“热爱读书、热爱学习,善于从长远和全局,看问题、定政策、抓工作”;“时刻把群众急、难、愁的民生问题放在心上”。

  韩正要求各界学习汪道涵的上述品格。不难发现,其一直以来对沪上干部所强调的品质,恰能与此一一对应。

  从某种意义上说,上海时下面临的发展阶段与改革创新破题考验,与上世纪80年代有相似之处。当时,上海经历数十年工业辉煌后一度陷入瓶颈,“老大”地位摇摇欲坠时,汪道涵力倡的开放战略和一系列开放举措,为后来上海重新突破重围打下重要基础。

  而如今,韩正曾数次强调,上海已到了“不改革创新就不能前进”的阶段。要“前进”,上海即便未必再出汪道涵式的人物,多少也需要继承汪道涵式的“披坚执锐”精神和思维。

  谋求创新,正是一道最为现实的考题。

  “创新驱动发展,不是一蹴而就,是逐步形成、长期发展、动力重构的过程。”3月25日,韩正就上海打造具有全球影响力的科技创新中心议题听取各民主党派负责人意见时称,上海推进此项工作“必须克服浮躁心理,坚定不移、积极有为,坚韧不拔、久久为功。”

  他特别指出,“我们不能习惯于做成熟产业的追随者”。韩正问道,在一些全新的领域,上海没有坛坛罐罐的包袱,“为何不冲一冲、冒一冒呢?”

  “冲一冲、冒一冒”,正是“披坚执锐”的内涵。在创新方面,上海一方面始终要求“走在前列”,一方面也面对海内外竞争对手的挑战;在一些新兴领域,习惯性“老大”地位早已受到冲击。

  在韩正看来,上海显然不能对此安之若素。“创新驱动发展,就是要打破框框往前走,”他说,“如果耽于安逸,总是习惯于别人是老大、自己甘当追随者,就难以在产业变革的大趋势中掌握主动,难以培养自己具有核心竞争力的主导产业。”

  其对上海提升创新创业活力的急迫感,也已显而易见。继上周后,本周韩正继续他的区县调研。在静安区,韩正再度围绕日渐火爆的“大众创业、万众创新”议题,走访上海创客中心。在其中,其余“足记”app负责人的互动,当日几乎“刷爆朋友圈”。

  在一天前的座谈会上,韩正直言,“当前上海没有真正形成激发大众创业、万众创新的环境”。

  当日各民主党派负责人就上海科创中心目标提出的愿景和意见,其实就折射出上海的软肋。这些问题包括打破利益垄断、改变“知识不值钱”的现象、盘活创新激励方式、激活草根创新、提升年轻创业者的获得感等。

  就各类问题,韩正的概括是,“体制机制问题是关键”。其坦言,“从创新的角度上讲,我们统得太死、管得太死,管了许多不该管的事情。”

  关于政府在创新事务中的作用错位,韩正曾提过数次。此番其表述更为直观:“我们一讲新的东西,还没研究透的,就习惯性地先管起来,一讲到创新项目,就习惯分钱分物”,他说,“这其实是对创新规律的破坏,导致创新主体的作用难以真正发挥。”

  其亦指出,针对创新的扶持方面,“政府的普惠还不够,发‘点球’太多”。这是针对颇受诟病的政府扶持“抓大放小”问题——大量资源政策向国有大企业倾斜,中小微企业得到的照护相对不均等。

  密集地同草根创业者互动,亦旨在传递这方面的“纠偏”信号。韩正称,打造科创中心“并不仅限于我们自己要做什么、我们自己打算怎么做,而是欢迎大家一起参与。我们要为各方共同参与搭建平台、营造环境”;而环境好坏,“要充分听取不同市场主体的意见,而不是关起门来找我们认为的问题,这方面我们还做得不够好。”

  后一阶段的“一号课题”调研,需要对这些问题作出回应。韩正援引习近平对上海的要求称,需牢牢把握“科技进步大方向、产业变革大趋势、集聚人才大举措”,聚焦体制机制、创新环境、集聚人才、重大创新举措等问题,攻坚克难、创新突破。

  其中需要呼吁的,还是“披坚执锐”。对去年“一号课题”方案,韩正要求令基层“为之一振、眼前一亮”,而今年的要求亦已明确:跳出文件的条条框框,有针对性、有操作性、“充满行动力,能够有火花”。

 

友情链接

人民网地方领导留言板 | 新华网上海政务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