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 首页 >> 正文

科创中心建设的上海方略:创新行动力

2015-5-26 09:25:45 来源:解放日报 作者:朱珉迕  选稿:张侃理

>>>点击进入专题:上海推进建设科创中心

  《关于加快建设具有全球影响力的科技创新中心的意见》昨天提交市委全会审议通过。

  这意味着,跨年推进整整一年的2015年上海市委“一号课题”——加快建设具有全球影响力的科技创新中心,有了明确的行动总纲。这既是直接回应习近平总书记对上海“加快向具有全球影响力的科技创新中心进军”的明确要求,也是为上海的未来发展打下基础。

  中共中央政治局委员、上海市委书记韩正多次强调,向“科创中心”进军,需要一整套“具有强大行动力的方案”。唯有具备了“行动力”,上海才能真正让创新成为驱动发展的动力源。

  时空纵横映射战略特殊

  无论从时间上还是空间上看,上海在此刻开始打造科创中心,都有特别的意义。

  2008年国际金融危机带来了世界经济大调整,同时伴随着科技革命风起云涌。从世界趋势看,科技创新不仅成为拉动经济增长的新的核心动力,也日趋成为国家间综合国力竞争的主攻方向。从参与国际竞争的角度,一旦赶不上这个“窗口期”,难免未来遭遇落后甚至掉队风险。

  作为中国面向世界的窗口和牵引中国经济的龙头,上海需要作为中国参与国际竞争的代表,努力实现“全球城市”和“中心城市”的站位,进而集聚和配置全球创新资源,甚至成为全球性的技术研发、成果转化、知识创造和传播中心。

  同时,在中国经济全面进入“新常态”的语境下,上海需要带头探索创新驱动发展、获取持续动力,乃至为中国产业结构调整、转向中高层次发展提供范本。

  此外,科创中心建设还需与上海既有的“四个中心”建设深度衔接,一方面通过创新为“四个中心”尤其是经济中心提供坚实内核,一方面也借“四个中心”建设进一步提升上海集聚全球创新资源、培育自主创新能力的能级。

  在这样的背景下,上海对“科创中心”的布局,便不可能囿于一时一地。它既需要考虑时间上的延展性和纵深度,亦需立足国家需求并结合上海自身的特色,充分考虑带动和辐射作用。

  显然,这些不可能一蹴而就。根据《意见》中排定的计划,到2020年前,上海要形成科技创新中心基本框架体系,并为长远发展打下坚实基础;到2030年,则要着力形成科技创新中心城市的核心功能,在服务国家参与全球科技经济合作和竞争中发挥枢纽作用,乃至初步形成全球创新网络的重要枢纽,和最具活力的国际经济中心城市之一。在此基础上的“终极目标”,才是“全面建成具有全球影响力的科技创新中心”。

  长达数十年的周期,意味着上海打造的“科创中心”需经得起历史检验。但同时,尽快从关键领域着手突破,又显得时不我待。

  三大坐标理解优势短板

  认识科创中心的内涵,总书记在上海考察时提出的三个“牢牢把握”,构成一组关键坐标——

  牢牢把握科技进步大方向,瞄准世界科技前沿领域和顶尖水平,力争在基础科技领域有大的创新,在关键核心技术领域取得大的突破;

  牢牢把握产业革命大趋势,围绕产业链部署创新链,把科技创新真正落到产业发展上;

  牢牢把握集聚人才大举措,加强科研院所和高等院校创新条件建设,完善知识产权运用和保护机制,让各类人才的创新智慧竞相迸发。

  与这三条逐一对表,就能发现上海的特色。上海的高校、科研院所颇具底蕴,并历来有承担国家重大科研项目攻关的传统。同时,上海除国企深具传统外,外企优势更在全国无出其右,近年亦有众多知名民企产生或落户,可谓构成最全;上海各类科研人才尤其是中高端人才的集聚度处于相对较高水平。

  但毋庸讳言,在日趋激烈的竞争环境和日趋提升的创新要求面前,传统优势也遭遇严峻考验。就产业化而言,科技创新的“实验室成果”和“产业链产品”之间常常存在难以打通的“最后一公里”,“产学研用”之间存在的壁垒,制约着创新成果转化为实际效益。人才方面,鼓励创新人才所需的政策环境和社会环境,亦与理想状态尚有差距。

  从市委“一号课题”调研组的构成,就能清晰看出上海的“解题重点”。在市委书记韩正挂帅的总调研组下,成立了两个分调研组,一组聚焦科技创新相关的管理体制、重大项目、平台工程,一组专门聚焦人才。两组分别由市长杨雄和市委副书记应勇牵头,其背后均指向体制机制问题。

  而针对科技创新前沿的空间布局,和针对体制机制问题的改革布局,正是科创中心方案的最大看点。

  空间布局瞄准科创前沿

  根据《意见》,上海将瞄准世界科技前沿和顶尖水平,在基础设施上加大投入,在科技资源上快速布局,以尽快在关键核心技术领域取得重大突破。

  上海6000平方公里土地资源,也有望借建设科创中心之机得到优化盘整再造,并借此全面提升创新“含金量”。

  看点最多的,当属张江国家自主创新试验区。作为创新龙头,张江现已具有上海光源、蛋白质科学设施等重大科学设施。上海正式开始打造科创中心后,这里还将努力建设世界级大科学设施集群,以形成具有世界领先水平的综合性科学研究试验基地;还将创建具有国际影响力的高水平研究大学,并努力引进全球顶尖科研机构和领军人物、科研团队,开展前沿性重大科学研究。

  同时,张江亦将建设若干重大创新功能型平台。值得注意的是,随着张江被划入上海自贸区,科技创新领域一些突破性的制度和管理方式,均有望在张江先行先试。

  实施国家级的重大战略项目,并布局一批重大基础工程,也是上海承担的特殊使命。《意见》中详细列举了上海将重点推进的重大产业创新战略项目,包括大飞机、北斗导航、高端处理器芯片、物联网、智能电网、智能汽车、机器人、深远海洋工程装备、高端医疗装备等等。脑科学与人工智能、干细胞与组织功能修复、材料基因组、新一代核能、量子通信、深海科学等一批重大科技基础工程,亦正在或即将在上海落地布局。

  此外,据计划,浦东张江核心区、闵行紫竹高新技术园区、杨浦区、漕河泾开发区、嘉定区和浦东临港等地区,将结合各自优势打造科创中心的承载区。其余区县重在创新政府管理,搭建开放创新平台,营造适合创新的良好生态环境。

  大幅突破诠释活力开放

  物理布局之外,针对体制机制瓶颈的突破,更将贯穿全市各个方面。

  最终成文的《意见》中,不少突破的力度甚至超出社会想象。据课题组相关人士介绍,为突出“创新”的理念和方法,《意见》特地没有写入已在推行的政策措施,而是悉数罗列新的“干货”。针对此前备受诟病的“体制内”创新成果分配方式不公、国有企业推进股权激励障碍、科研人员离岗创业的壁垒、创新人才引进难等问题,此番均以政策突破的方式予以了明确回应。

  尤为值得关注的,是一系列政府自身改革举措。从政府自身着手,大幅度简政放权,是此番体制机制突破的最大亮点。

  为解决企业创新投资难、群众创业难、科技成果转化难等障碍,《意见》明确将全面清理取消非行政许可审批事项,并取消市级部门和区县政府的行政审批设定权,对“互联网+”等新兴行业的市场准入管制也将全面放开;政府将着力事中事后监管,全面清除阻碍创新的“事前障碍”。

  同时,针对创新的财政支持方式,亦将迎来重大改革。政府内部的大量信息资源则将全面打破壁垒,通过建立“横向互通、纵向一体”的信息共享共用机制,全面提升政府针对企业和社会的服务效能。

  在《意见》文本中,这些条目被归入“建立市场导向的创新型体制机制”一章,其寓意十分明确:通过政府带头的改革,上海旨在充分激活市场和社会的创新创业活力,并以此诠释“开放”这一根本价值。

  “开放是上海最大的优势”。在建设科创中心的语境下,“开放就有活力,放开就是支持”。对上海而言,通过政府的“放权”向企业和各类社会主体提供机会,为各层次各种类创新人才和机构搭建创新空间,为全民性的草根创业和万众创新提供舞台,以及对接全球资源衔接世界通行的先进规则,均是“开放”的题中之义。而科创中心建设本身,既为检验上海开放度提供了一块难得的试金石,更是以开放促改革、开放促发展的一次宝贵机遇。

 

友情链接

人民网地方领导留言板 | 新华网上海政务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