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 首页 >> 正文

马乐声任崇明区委书记 唐海龙林杰任区委副书记

2016-7-22 18:12:48 来源:上海观察  作者:霍井  选稿:叶页

原标题:崇明撤县设区,干部们会受影响吗?

  岗位升格,在岗官员自然受益。但上海的情况有所不同。

  今天上午,崇明撤县设区工作大会在崇明城桥新城会议中心举行。崇明撤县设区之后,上海也正式告别了辖县的时代。

  从更高的视野来看,崇明撤县设区的意义,在于有利于落实国家发展战略,推动长三角和长江经济带加快发展,有利于统筹城乡发展,提升上海城市发展整体水平,有利于加快崇明生态岛建设,提升城市可持续发展能力。

  此次会议上,市委决定:组建中共崇明区常委会,马乐声任崇明区委书记,唐海龙、林杰任崇明区委副书记。

  关心人事的小伙伴可能要问,撤县设区,岗位升格,崇明的领导干部们会受影响吗?因为上海作为直辖市,行政架构是正省级配置,市辖区是正局配置,而县是副局配置,区比县高半格。因此,县级正职岗位为副局级,副职岗位为正处级。崇明撤县设区后,县级正、副职岗位对应升格。

  岗位升格,在岗官员自然受益。但上海的情况有所不同,崇明领导干部的职级并无多少影响。解放日报·上海观察梳理发现,唐海龙2014年公示时推荐为崇明县县长人选时,已标明“职级拟提为正局长级”。刚担任崇明区委书记的马乐声提为正局的时间,也是在当时任崇明县县长之时。2013年的公示显示,马乐声由崇明县委常委、崇明县副县长(副局级),拟推荐为崇明县县长人选,同样标明了“职级拟提为正局长级”。

  这属于低岗“高配”。解放日报·上海观察还梳理发现,现任久事公司党委书记的龚德庆,13年前曾任崇明县委书记,他是在2002年由嘉定区委常委、副区长转任为崇明县县长时,职级提升为正局长级的,一年后任崇明县委书记。龚德庆县委书记一职的继任者孙雷,与龚德庆经历类似,从南汇区委副书记转任崇明县委副书记、县长。

  彭沉雷的情况稍有不同,他就任崇明县委书记前,是奉贤区委副书记、区长,职级已是正局级。他的继任者赵奇,2006年由闵行区副区长提任为崇明县县长,2013年任崇明县委书记。

  梳理过往这几任崇明县党政一把手,可以发现,他们在县委书记、县长任上,无一不是正局级。

  出现例外的是更早前任崇明县委书记的盛亚飞。盛亚飞是龚德庆的前任,从1998年至2003年担任崇明县委书记,但资料显示,他是1999年起职级提为正局级的。与盛亚飞搭班的时任崇明县长顾国林却一直是副局级。资料显示,顾国林1997年至2002年任崇明县委副书记、县长,擢升正局级却是2002年调任市纪委常委、市纪委机关党委书记兼干部室主任的事情。而2002年龚德庆接任县长时,已明确是正局级。

  由此,大致可以看出,崇明县“低岗高配”现象始于世纪之交,县委书记的高配早于县长两年多时间。

  由于工作需要,不仅“一把手”高配,县级副职也高配。比如2013年公示的杨宝良,由金山区委办公室主任的职位上推荐为崇明县副县长人选,当时就已明确“职级拟提为副局长级”。

  解放日报·上海观察查询了崇明的政府官网发现,截至目前崇明的县级副职均是副局级官员,但在提任前公示时,这些官员却与区级副职有些许差别,比如下面这位:

  

  还有这两位:

  

  

  在2013年对林杰的公示中有“(副局长级)”字样,梅云平和薛红去年5月的公示中也有“(正处级)”、“职级拟提为副局长级”字样。不难看出,无论是出任县级副职,还是被推荐为县级正职,他们在县里的现职级和拟任职务后的职级,都要加以特别说明。这种情况,在县级领导公示、任免时,是惯例,区级领导公示、任免时,则不会出现。另一方面,也说明去年之前,崇明县级副职仍有几位是正处级岗位,除了梅云平和薛红,当副县长多年的王菁也是去年3月被提为副局长级的。

  当然,最明显的变化是,撤县设区后,不需再高配干部,官员被提拔为区领导时,拟任职务后面也不再需要打括号特别说明了。

  延伸阅读:

  上海撤县设区进程

  新中国成立至上世纪60年代中期,上海行政区划经过多次大变动后,形成了较稳定的“10区10县”格局。

  在市郊10县中,最早撤县设区的是宝山,1988年1月原宝山县和原吴淞区合并为宝山区。

  1992年9月,原上海县和原闵行区合并为闵行区。

  1992年10月,原川沙县以及原上海县三林乡,黄浦、南市、杨浦区的浦东部分合并成立浦东新区,嘉定县撤县设区。

  1997年4月,金山县撤县设区。

  1998年2月,松江县撤县设区。

  1999年9月,青浦县撤县设区。

  2001年1月,南汇、奉贤撤县设区。

  至此市郊10县仅剩崇明县外,其他都变成区了。如今,崇明撤县设区,县级行政建制在上海成为历史。

 

友情链接

新华网上海政务 | 人民网地方领导留言板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