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 首页 >> 正文

静安区悠和家园小区探索“肥水不流外人田”的社区更新项目

2017-3-21 04:52:10 来源:文汇报  作者:钱蓓  选稿:吴春伟

  居民把干湿垃圾分类投入垃圾厢房,垃圾厢房留下少量厨余垃圾,交给小区“花友会”培育堆肥,堆肥用在垃圾厢房的屋顶花园,花园养出花卉,搬一部分装饰小区楼道———一个以垃圾厢房为“核”的小区“绿循环”形成闭环。

  静安区共和新路街道悠和家园小区正在尝试这样一个纯天然、无污染、“肥水不流外人田”的社区更新项目。

  卫生死角“咸鱼翻身”

  一切始于小区西门的卫生死角———垃圾厢房所在地。

  在悠和家园,小区的垃圾分类已不是初级的干湿两分法,垃圾厢房的投放窗口有十个标签:利乐包、废纸张、废金属、塑料制品、饮料瓶、废玻璃、废纸箱、灯管、过期药品、水银温度计等物品———但这不能改变垃圾厢房很丑的事实。

  垃圾厢房地块包括建筑垃圾堆场、可回收垃圾存放空间、垃圾桶清洗工作区,算上周边的绿化,共有200多平方米。几种功能空间搅和在一起,怎么都整治不干净。

  一年前,小区决定对垃圾厢房进行彻底改造。长期跟小区合作推动垃圾分类的社会组织———爱芬环保建议小区引进“外援”,并举荐了同济大学设计创意学院的设计师,借专业人士之手让卫生死角“咸鱼翻身”,变成“悠和绿站”。

  改造工程不简单。建筑垃圾堆场不能再暴露在外,想办法挡起来;不能再让保洁工对着大马路清洗垃圾桶,弄得污水遍地,同时要改造下水道,保证污水不外流;垃圾厢房屋顶变成花园,屋顶围栏种上立体绿化,灌溉就用雨水,为此小区又请区绿化市容局介绍了一家做环保科技产品的企业,负责屋顶花园和雨水回收系统的改造。

  装上又撤下的葡萄架

  同济大学设计创意学院的朱明洁是第三次接手社区的垃圾回收空间项目。“我们从2016年3月开始接触悠和家园,沟通、立项,准备初步方案,然后再不断跟居民协商。”她在小区办了三轮工作坊,每轮请20多位居民到场商议改造方案,你一言我一语听下来,设计师要考虑的问题非常多。

  为了顾及方方面面的态度,改造项目边实施边调整。屋顶花园原本设计了一座葡萄架,架子搭好了,附近楼里有一户居民不满意。全程跟踪垃圾厢房改造工程的老党员李国勇介绍:“最后我们决定把葡萄架撤下来———做小区项目要考虑所有业主的利益。”

  设计师为建筑垃圾堆场装了一道木门,打算在门上画上彩绘。居民区党总支书记黄蓓介绍:“垃圾堆场,铲车进进出出,木门到底不太实用,我们后来建议换成钢结构木门,那样不容易磨损。”过去,建筑垃圾总要等到堆满再清理,现在小区要求物业每两周清理一回。清理频度高了,物业公司开销变大,于是业委会再承诺作些贴补。

  动员了所有能动员的力量

  对设计师来说,垃圾厢房是小体量项目;但对社区来说,这样一桩改造是大事情。从经费筹措、设计施工到日常管理,都要花费很大心思。悠和家园所属的洛善居民区党总支是这样筹集经费的:小区所获荣誉的奖金投入一部分,辖区的共建企业资助一部分,业委会出资一部分,居民区自治经费和街道经费再出一部分。

  垃圾厢房一直由两名保洁人员打理,改造后需要更细致的看护。春节假期结束,因疏于管理,垃圾厢房周围又堆上了纸板箱、瓶子、建筑垃圾。小区因此成立了项目组,专职日常维护:业委会主管财务,必要时提供资金支持;物业公司是法定管理方;小区志愿者团队“花友会”负责所有绿植的种养维护,另一个环保志愿者团队“绿伙伴”负责监督。

  屋顶花园第一批播种正值冬天,种的主要是蔬菜,等菜熟了,居委会打算分送给小区的孤老、独居老人。天暖之后就要轮到花和果实了———番茄、秋葵、向日葵,“从上往下看一定特别漂亮。”“花友会”是这么打算的,“如果花养得好、养得多,今后小区楼道就用自己种的花装饰,不到外面买了。”

  黄蓓说:“为了这个项目,小区能动员的力量都动员了,‘悠和绿站’带来的最大改变是对居民自治意识的塑造———以前大家都认为垃圾厢房是物业管的,管不好就盯着物业骂。现在,‘悠和绿站’是所有人的,每个人都主动去维护它。”

 

友情链接

新华网上海政务 | 人民网地方领导留言板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