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 首页 >> 正文

科创板今为硬核科技企业“同股不同权”开道

2020-1-20 06:11:38 来源:文汇报  作者:徐晶卉  选稿:吴春伟

  今年上海两会,对于市人大代表季昕华来说,特别有意义。就在今天早上,季昕华所创立的优刻得(Ucloud)正式在科创板上市。更有意义的是,优刻得也是科创板迎来的第一家“同股不同权”上市公司,这不仅体现了资本市场政策的创新性,更有利于科技创新企业的科研投入和长期发展。

  在两会会场,季昕华娓娓讲述了这个关于营商环境优化的创新故事:从去年4月企业首次提交招股书,到12月24日注册申请获批,到今年1月8日开放申购,再到今天正式上市——优刻得回应了中国众多硬科技企业共同需求。

  “同股不同权”为何很重要

  对于“硬核”科技企业来说,“同股不同权”为何很重要?季昕华解释说,高科技企业创业前期,需要投入大量资金进行研发和推广;等到企业上市时,创始人的股权已经被稀释得很少;如果依然采用“同股同权”的传统方式,“门口的野蛮人”很容易夺取公司控股权。

  以优刻得为例,公开资料显示,2012年成立的优刻得已累计进行了10轮融资,三名公司实际控制人合计持股比例仅约26.83%,未达到34%的安全控股线,设置“同股不同权”条款有助于公司长期健康发展。

  2018年11月,在首届中国国际进口博览会开幕式发表主旨演讲时,习近平总书记交给上海三项新的重大任务,在上交所设立科创板并试点注册制就是其中之一。去年11月,第二届进博会开幕前夕,总书记考察上海时再度为科创板定调,为下一步发展明确前进方向。

  季昕华最早接触到对科创板“同股不同权”的探讨是在去年上海两会期间。当时证监会发布《关于在上海证券交易所设立科创板并试点注册制的实施意见》,明确提出允许特殊股权结构企业和红筹企业上市,这让季昕华很激动。去年10月,市领导在调研时再次提到允许科创企业通过“同股不同权”模式登陆科创板,季昕华觉得,时机可能已经成熟了。

  闯关创新,方法总比困难多

  去年4月,优刻得向中国证监会提交招股书,希望以“同股不同权”结构登陆科创板,“作为在上海土生土长的科技企业,又赶上科创板体制机制创新,让我们有机会赶上中国证券领域开放的红利,何不一试?”

  成为国内首支“同股不同权”股票,意味着所有步骤都要理顺。季昕华坦言,这需要一路闯关,“我做好了准备,但过程比预想顺利得多”。

  在A股以“同股不同权”方式上市,优刻得首先需要得到股东、内部员工、券商各方的支持。季昕华当时有点担心股东不支持,特别是国有企业的股东——没有接触过“同股不同权”模式,会有“国有资产会否流失”的担忧,但经过他的一番解释,所有股东都落笔签了字。

  很多难关会出现在一些细小环节中。比如,有关“同股不同权”的解释,公司需去市市场监管局进行章程备案,但由于此前从无先例,市场监管部门无法给出回复。但方法总比困难多,经沟通,市场监管部门出具了受理通知书。与此同时,最高人民法院颁布了相应司法解释,对“同股不同权”的解释提供有力支撑。

  让季昕华感动的,还有科创板改革的“温度”。原来,为了满足科创企业多元化需求,科创板还设置了多元包容的上市条件,除了以“市值”为核心的上市标准外,还特别针对红筹企业和特殊股权结构企业,另行制定了两套上市标准。优刻得最后选择特殊股权结构企业的第二套标准——预计市值不低于50亿元,且最近一年营业收入不低于5亿元。

  回应市场需求,引得源头活水

  优刻得是首例以“同股不同权”方式登陆科创板的股票,但它回应的却是国内大量优质“硬核”企业的巨大需求。

  “我们去年4月提交招股书之后,身边很多创业公司负责人隔三差五来询问进展情况。”季昕华给本报记者讲了一个“小插曲”:就在去年12月24日上午,国内一家相当有名气的人工智能企业还在咨询上市事宜,企业准备了两套方案,如果科创板的路走不通,企业就准备去香港上市;当天下午,优刻得注册申请获批,这家人工智能企业获悉消息,立刻进行股东签字、工商变更,决定在科创板上市。

  季昕华预计,春节后,科创板会掀起一波“同股不同权”企业上市潮,一批市场认可的、希望采取“同股不同权”模式的企业将更愿意登陆国内资本市场,在科创板上市,确保企业长远稳定运行。

  有分析人士认为,“同股不同权”第一股优刻得的成功获批既是科创板重点支持科创企业的生动注脚,也是中国资本市场自身不断改革发展、参与全球竞争的需要,“除股权架构上的创新,其估值方式也对A股估值体系进行了丰富,是科创板实践制度创新的生动写照,也体现了政府对硬科技企业的支持和鼓励,更将为中国资本市场创新发展注入蓬勃力量”。“上海政府是开放的,愿意支持尝试新的制度,我为身处这个时代感到自豪。”季昕华这样感慨。

 

友情链接

人民网地方领导留言板 | 新华网上海政务 |